2021年公务员联考《申论》全真模拟试卷5

卷面总分:100分
答题时间:180分钟
题量:1题
题型:问答题
试卷简介: 2021年公务员联考《申论》全真模拟试卷5, 此试卷为参加"国家/全省公务员【申论】"的考生提供的"2021年公务员联考《申论》全真模拟试卷5"的答案和解析。

试题预览

1 问答题 20.00分
注意事项
1.本题本由给定材料与作答要求两部分构成。考试时限为150分钟。其中,阅读给定材料参考时限为40分钟,作答参考时限为110分钟。
2.请在题本、答题卡指定位置上用黑色字迹的钢笔或签字笔填写自己的姓名和准考证号。
3.请用黑色字迹的钢笔或签字笔在指定的答题区域内作答。在非指定位置作答或用铅笔作答的,成绩无效。
4.待监考人员宣布考试开始后,你才可以开始答题。
5.所有题目一律使用现代汉语作答。在作答时,不得使用本人姓名,答题中凡出现本人姓名者作违纪处理。
6.监考人员宣布考试结束时,考生应立即停止作答,将题本、答题卡和草稿纸留在桌上,在考生座次表对应准考证号、姓名栏内签字确认后方可离开。
严禁折叠答题卡!
二、给定材料
1.乖巧、精力集中、外表帅气,这是12岁男孩小邓给别人的第一印象,但这也仅仅是第一印象。不久前,他在广西南宁市中心的一座大型商场里面大吵大闹了半个小时,引来了众人的围观。他的妈妈蔡女士眼中泛着泪花道:“孩子5岁时确诊患上自闭症以来,在外人面前自己的面子已经丢光了,甚至还有人以为自己是‘后妈’。”
自闭症又称“孤独症”,属于精神疾病中的一种由于神经系统失调导致的发育障碍。由于先天脑部发育不足,自闭症患者在语言能力、认知能力和信息处理能力方面有所缺失,目前并没有根治的办法。我国将自闭症列为精神残疾,排在儿童精神障碍首位。中国公益研究院发布的《中国自闭症儿童现状分析报告》显示,目前我国自闭症患儿数约为164万人。
谈到自闭症儿童这个话题时,N市安琪之家康复研究中心的负责人王芳言语中有着许多无奈。王芳说,有自闭症患者的家庭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在患者的治疗上,而且患者还要有专人陪护,更重要的是这些家庭还承受着社会对他们的歧视以及不理解。一些家长因为过程艰辛而放弃对孩子的治疗,一些家庭为此而破裂,有个别家庭甚至抛弃孩子。
2014年年初,登上江苏卫视《最强大脑》节目舞台的自闭症患者周玮以他过人的数学运算能力征服了广大观众,也使得“自闭症”这个名词逐渐被大众所了解。王芳说,这并不是个例,“很多人对自闭症有误解,认为他们是智障,是对社会没有用的人,但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一些自闭症患者有着独特的‘技能’,甚至会比一般人强许多。”
王素玲是内蒙古人。一年前,在儿子被确诊为自闭症后,她和老公便决定来到宁夏做生意,既是为了给孩子做康复治疗,也是为了躲避熟人异样的眼光。“我们的压力很大,在亲戚朋友圈里担心孩子会被看不起。”社会压力迫使很多父母选择将孩子“隐身”。据宁夏残联康复处工作人员介绍,国家的救助项目能帮不少孩子解决康复训练费用问题,但很多家长不愿带孩子接受病情鉴定或治疗,因为他们害怕外界把孩子当成残疾人。
在担心外界的歧视之余,孩子走出康复机构后该去哪儿也成为自闭症患儿父母们的忧虑。他们都希望自己的孩子经过康复训练,能够像正常孩子一样入学接受教育。然而,由于自闭症患者很难彻底治愈,即使是康复比较好的孩子,其认知和行为水平与正常孩子相比还是有差距,能走上求学之路者寥寥无几。
“我孙子今年9岁,明年就要离开康复机构了,我几乎问遍了银川所有的小学,对方一听说孩子有自闭症,便拒绝了。”一位李姓老人说。
当前中国的特教学校很少有自闭症教育的办学条件。据宁夏特殊教育学校校长王忠华介绍,目前特教学校教学涵盖了聋哑、盲、智力精神残疾等类别。由于自闭症是最新划出的残疾类别,且它在师资配备和硬件上都有更高的要求,所以当前还很难接收这类孩子。
2.人们这样描述自闭症儿童:他们不聋,却对声响充耳不闻;他们不盲,却对周围的人与物视而不见;他们不哑,却不知该如何开口说话。因为自闭症儿童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闪烁着微光,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因此被称为“星星的孩子”。
2014年4月2日是第七个世界自闭症日,“壹基金”发起了“以沉默为自闭症儿童募捐”的“蓝色行动”。活动微博在短短三天内就得到了近1.3万次的转发,众多娱乐界明星也参与其中。
“壹基金”公众参与中心副总监姚遥说,据统计,目前全国只有300多家自闭症儿童康复中心,远远不能满足自闭症儿童治疗和康复的需求。自闭症儿童家庭在前期要投医确诊,且在康复机构中花费巨大。“我们的目标是以这次活动促使全社会了解自闭症,关注自闭症儿童的成长,并为有自闭症儿童的贫困家庭募集善款,提供帮助。”
为了帮助自闭症儿童能够顺利升入普通小学,2004年,天津市宜童自闭症研究服务中心与河西区第八幼儿园共同开创“自闭症儿童随班融合”教育模式,至今已10年。“如何能够让这些孩子更好、更适应地升入普通小学”成为宜童创始人张原平不断探索实践的课题。2011年,宜童人研究探索出帮助自闭症儿童逐步适应陌生群体与环境的“三阶段融合模式”。
经过3年多的实践探索,宜童迎来了完整经历了“三阶段融合训练”模式的第一批毕业孩童。如今这些小朋友已完全适应幼儿园生活,基本不需要专业教师的特别辅助,具备独立听讲、回答问题、表达意愿、同伴交往等能力。
为了让上述已顺利完成幼儿园阶段“随班融合”教学的适龄入学儿童适应未来普通小学的学习生活,宜童自闭症研究服务中心在“世界自闭症日”向全社会普通小学发起倡议:请听“星星的孩子”心底呐喊——我也想上学。希望普通小学提供一节课的时间、一个教室的空间、一个班的同学,让“星星的孩子”来到学生中间,一起上课,一起交友,一起感受小学生活。
令人欣慰的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自闭症儿童,全社会对自闭症儿童的理解、认同、帮助也越来越多,使他们有了“伴儿”,也有了“家”。即使只是帮助他们学会基本生活技能,也会给他们的家长一丝安慰——家长总有一天会不在他们身边,到那时,希望他们也能很好地生活下去。
3.据民政部统计,2010年全国共救助流浪乞讨未成年人近15万人次;而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课题组的报告表明,中国流浪乞讨未成年人人数超出这个数目。流浪乞讨未成年人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庞大群体,失去家庭庇护,他们往往结群生存,抱团取暖,形成儿童丐帮。
2012年11月15日傍晚,B市天降冷雨,街上行人口呼白气,急于寻找各自遮寒的去处。5名流浪儿童也找到了去处。他们钻进一个垃圾箱,试图熬过那个漫长的寒夜。像“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孩子们生起了一个火盆,却没能等来温暖的世界。
11月16日清早,捡垃圾的婆婆发现了5个蜷缩在垃圾箱里的孩子。随后,警方赶到,确认5名少年(后文简称“五少年”)已死亡。不久后,媒体传出,震惊全国。这也成了B市坊间热议的话题。事发地不远处一间小饭店内,有酒客高声谈论此事,也有外地人向老板娘打听情况。老板娘一直冷着脸,半天才说一句,“听说你们大城市连流浪狗都能活下去,我们这儿死的可是娃儿”。
11月19日,B市政府公布了五少年的具体信息,他们都姓陶,是堂兄弟关系,年龄最大的13岁,最小的9岁。
11月20日,记者来到位于山区的五少年的老家。这里房屋多为土坯房,牲畜在泥路上随意奔跑。当地村民生活大多贫困,为谋生路,许多青壮劳动力外出打工。五少年的家更是家徒四壁,除去锅碗瓢盆和被褥,没有任何值钱家当。少年们的大伯陶某回忆称,孩子们是在11月5日不见的。5名少年中,有4人的父母均在深圳打工。孩子失踪后,学校校长和老师曾来家探访,他也曾打电话询问亲戚,但并没有报警。
5名留守儿童,在无人看管的情况下,像野草一样生长。很快,他们从留守儿童变成了流浪少年。事发后,官方公开资料显示,五少年曾多次跑到外地,被警方送回。
当地民政局的工作人员透露,这几名陶姓流浪儿已经是第六次被发现,“前几次,这些孩子特别调皮,白天答应待在民政局,到了晚上下班以后,便把门窗撬开跑了。”其中一个少年曾表示不愿回家,“不想回,妈妈已经嫁人了,回家要被爸爸打,他一喝酒就打我,我真的不想回家,只要你们叫他接我,我就要逃跑。”工作人员联系到该少年远在深圳的父亲,这位交亲却在电话中回应:“我不要了,他爱到哪里就去哪里。我们在外边打工也难。”最后,在工作人员的劝说下,他勉强同意先让同乡把孩子领回去,过段时间再接孩子去深圳。
然而,少年最终没去深圳,他和兄弟们每日在山野中撒欢儿奔跑。学校的老师曾表示,这些孩子太野,管不了。
11月5日那天,村里的吕婆婆看到五少年正往山外跑,少年们还试图喊她的孙子一起。“出去混!”孩子们当时豪气万丈地说。那天后,五少年走出大山,来到城市,躲进垃圾箱,最后变成冰冷的尸体。
4.面对5个无辜少年的死亡,人们开始追问:寒冷冬日,孩子们流浪之时,父母在哪里?找不到父母时,社区在哪里?政府在哪里?矛头的最前端,是主管庞大繁杂社会事务的民政部门。B市相关负责官员因此受到问责,并被停职、免职。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认为,B市这次事件处理方式太简单,仅仅撤掉一个官员是远远不够的,相关部门应该马上采取特殊措施,从国家体制层面着手解决儿童照料问题。他介绍,在儿童等弱势群体照料方面,我国缺少相应的行政机构,相应的专业人员和硬件设施也处于空白。
张传文是山东省泰安市流浪儿童救助保护中心主任,他把“严格落实责任制”放在做好流浪儿童救助保护工作的最重要的位置上。“公安做些什么、城管做些什么、基层社区做些什么、救助站做些什么,责任落实到每一个环节。”张传文认为,B市五少年之死,问题的根源出在“谁来发现流浪儿童”这个环节上,“他们在这个片区生活有段日子了,怎么没人给送去救助站?”
目前,中国各地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站同时担负着救助流浪儿童的职能。但尴尬局面一直存在,不少进入救助站的孩子还会想尽办法逃脱。在成都市流浪儿童救助保护中心,为了重回街头流浪,4名孩子不惜取下淋浴器的铁水管,击昏工作人员。“他们认为街头生活更加自由,也能赚到钱,比回家好。”工作人员解释。
对此,广东省委党校法律系副主任刘铭盛指出,法律法规不健全,是制约目前流浪儿童救助保护工作开展的根本原因。“目前的法律法规存在缺陷,惩罚性规定不明确。西方国家对遗弃罪的处罚很严厉,我国则比较宽松。这就造成对不负责任的家长处理起来威慑力不够。”
中国网发表评论认为,应该进一步强化地方政府和家庭的责任。地方政府基层组织对家庭暴力、出租和遗弃儿童等丑恶现象监督和惩罚不力,对离异家庭、单亲家庭的儿童保护不足,致使流浪儿童日益增加。
公益人士试图给他们一张课桌,爱心人士试图给他们一个家庭,然而,这些终究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路。谁能给流浪儿童一个温暖、稳定、可持续的保障?
每一个公民,本应与生俱来享有生命、生存的一系列政府保障,这并不因他是一个流浪儿童而有所减少。相反,这样的政府保障,在流浪儿童身上原本应当体现得更加充分。最好的政绩工程不是高楼大厦,不是政府报告,而是每个公民的生命、生活都能够得到保障。
5.近年来,留守儿童问题越来越受到我国社会各界的重视。据全国妇联最新调查显示,全国有农村留守儿童6102.55万,占全国儿童总数的21.88%。因为缺少父母的关爱,留守儿童中很多人变得精神失落、性情偏执、人格扭曲,有些甚至走上犯罪的道路。由于缺乏父母守护,留守儿童的安全得不到保证,他们也更易受到不法分子的侵害。在中国急剧的城镇化进程中,他们被称作是“繁荣背后最沉重的代价”。
河南省漯河市临颍县检察院党组高度重视农村留守儿童的健康成长。为帮助解决这一群体在生存发展中面临的教育、心理、安全等突出问题,专门组织干警成立志愿服务队、制定“拾梦童年”公益活动方案,并在结对帮扶的乡镇小学有序地开展了学业辅导、亲情陪伴、感受城市、自护教育和爱心捐赠等关爱农村留守儿童的公益活动。作为检察机关的志愿服务队,该服务队干警在认真落实好“拾梦童年”公益活动的同时,积极发挥职能优势,深入开展了对农村留守儿童违法犯罪问题的调研工作,并以乡镇派驻检察室为依托,搭建心理疏导、感化帮教等农村留守儿童司法保护平台,为农村留守儿童撑起了一片“保护伞”,保证了孩子们的健康快乐成长。
贵州省计划在农村寄宿制学校建设800个标准化农村“留守儿童之家”,推动留守儿童关爱服务及教育管理工作制度化、常态化和规范化。标准化农村“留守儿童之家”将严格按照《贵州省留守儿童之家建设标准(试行)》建设,做到硬件“五有”,软件“五全”:有活动场地、仪器设备、文体器材、宣传阵地、特色项目,机构健全、制度齐全、计划周全、队伍健全、资料齐全。按照初中和中心小学、村级小学两个类别,要求“留守儿童之家”设有能满足留守儿童活动的功能教室、亲情话吧、活动室、阅览室、室外活动场地等,配备带视频、话筒、能上网的电脑以及亲情电话、电视机等设备。据介绍,贵州省各地“留守儿童之家”将采取省级补助与自筹相结合方式解决建设资金。贵州省教育厅将对建成并运行良好的农村“留守儿童之家”按每个2万元标准进行奖励补助。
湖北省枝江市针对留守儿童展开了“笑脸行动”,当地1500名市直机关干部,1140名镇、村干部,1894名教师,以及600多名志愿者,成为了留守儿童的“爱心妈妈”“知心姐姐”和“代理家长”。“爱心妈妈”每半年会开展一次家访,帮留守儿童解决困难;每三个月与留守儿童的父母通一次电话,通报孩子的情况和教育管理孩子的方法;每个月与留守儿童开展一次活动,进行学习、生活、心理等方面的帮扶。为了建立长效机制,枝江市健全留守儿童等特殊群体学生的档案管理与隐私保护制度、亲情联系制度、教师家访和谈心制度、爱心帮扶制度、组织活动制度、定期交流制度、帮扶评价制度、学校与村(社区)联席会议制度等工作制度,实施“拴心留人促就业”工程,帮助留守儿童父母返乡就业、创业,更好地照顾孩子。

6.2014年年初,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深圳一家电子厂涉嫌非法招用数十名童工,其中大部分是来自四川凉山十多岁的小学女生。这些“童工”每天工作12小时,每月固定工资仅2000元。事件一经曝光,立刻引发了社会高度关注。在公安、劳动、街道等护送人员的陪同下,41名涉嫌童工事件的未成年人被“遣送”回老家,交给当地政府和监护人。
然而,这次“解救童工行动”过后,曝光本次事件的媒体竟遭到各路网友的口诛笔伐。 网友表示:“这下孩子们断了财路了,过得好谁愿意出来打工?”被遣送的孩子也纷纷表示“不想回家”。俗话说“在家百日好,出门万事难”,但是,对于童工群体来说,即使面对每日工作12小时,月薪只有2000元的剥削,都比“在家”要好得多。
“不想回家,回家每天就只能吃玉米和土豆,在深圳天天都可以吃到米饭和肉。”一位小姑娘直白地说。另一个孩子说,“出门前,爸爸妈妈攒了好几个月的钱,才凑够500元的路费。本来说一个月有2000元工资的,但现在就这样回去,很对不起他们。”她们告诉记者,在老家,父母一年就赚个一两千元钱,但要供一个孩子读书,一年就要花掉两千多元钱。因此,村里的孩子大多辍学在家干农活或者外出打工,甚至不少孩子压根就没上过学。
这些“不想回去”的童工用最质朴的语言,揭示了他们出走的根源:家里穷,辍学。可以想见,这些孩子被遣返回乡后,很有可能在一段时间后“重出江湖”。为了杜绝童工现象,我们一直在着力封堵企业用工这个“终端”。结果是,正义凛然的“解救”,换来的不是“童工”的欢呼,而是让家里期望落空的沮丧,是回乡四顾心茫然的不安。
杜绝童工,须治穷根。如果让孩子在打工受苦和回家受穷中只能二选一,那倒真需要“两害相权取其轻”。问题是,凭什么要二选一呢?今日中国,完全可以既打击雇用童工也打击贫穷。除了在经济发展方面缩小东西部、城乡间差距外,也要通过教育改革为贫困落后地区的孩子提供更“有用”的教育,让他们不再将教育视为“奢侈品”。
我国城市童工在200万~300万人。据国际劳工组织统计,至2013年,全世界每10个儿童中,就有一名童工,这个特殊的“劳动群体”,需要社会更多的关注。拒绝童工的存在,是现代文明社会的共识。我国早已批准国际劳工组织“禁止童工劳动公约”,《劳动法》也明文规定“禁止用人单位招用未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此外,《义务教育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法规,也着眼于净化童工出现的社会土壤。面对这群被解救回来的孩子,当地政府也正在联系学校,让他们重返校园。
7.2014年3月29日,彭丽媛来到德国埃森市伯乐高级文理中学。中文课上,同学们纷纷讲起自己的“中国梦”:学中医、到中国旅游……一位学生问彭丽媛的“中国梦”是什么,她站起来回答:“我的‘中国梦’是希望天下所有孩子,特别是女孩,都能接受良好教育,像你们一样。”
在今天的中国,当许多家长因为添加剂问题让孩子远离方便面时,有一些孩子却把它们当成珍贵的食品,用来招待贵客;当城市里的小朋友已经开始知道搭配衣服的时候,有一些孩子依然衣衫褴褛;当众多家长纠结让孩子报什么兴趣班时,有一些孩子连最基本的受教育权利都无法得到保障;当城市小学门口接送孩子的车辆熙熙攘攘、川流不息的时候,有很多乡村孩子还在自带桌椅、蹚河水上学……同一片蓝天下,有这样一些孩子,他们的生存状态、他们的未来发展成为我们无法回避的伤痛。但他们同样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是国家的未来与希望,为他们开启幸福之门,也是“中国梦”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儿童的命运既是个人的命运、家庭的命运,也关系着国家的命运、民族的命运。让我们的目光始终关注“特殊”的他们,让我们的爱伴随他们成长。
三、作答要求
(一)“给定材料1”反映了自闭症儿童及其家庭所遭遇的现实困境,请你对此进行概括。(20分)
要求:1.条理清晰,内容全面;
2.不超过200字。
(二)“给定材料2”中,宜童自闭症研究服务中心在“世界自闭症日”向全社会普通小学发起倡议。假如你是这次倡议活动的负责人,请你结合“给定材料2”所提供的信息,以宜童自闭症研究服务中心的名义写一份倡议书。(30分)
要求:1.内容具体,指向明确;
2.语言生动,有感染力;
3.不超过400字。
(三)“给定材料7”中提到:“同一片蓝天下,有这样一些孩子,他们的生存状态、他们的未来发展成为我们无法回避的伤痛。但他们同样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是国家的未来与希望,为他们开启幸福之门,也是‘中国梦’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请结合你对给定材料的思考和对这段话的感悟,以“特别的爱,给特别的孩子们”为题,写一篇文章。(50分)
要求:1.自选角度,立意明确;
2.联系实际,不拘泥于“给定材料”;
3.思路清晰,语言流畅;
4.总字数1000~12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