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业单位公开招聘工作人员考试-行政能力

考试试题

[单选题]①琥珀,也称虎魄,在传说中是一种由老虎魂魄结晶而成的宝石。数千万年的时光冲刷洗礼,让它绽放出神秘而温润的光芒。它的神秘与美丽,让世人赋予了许多传奇色彩,甚至于有一种颜色,是直接以琥珀命名的。 ②从东半球的中国辽宁,到西半球的美国新泽西,从冰天雪地的阿拉斯加到雨水丰沛的墨西哥,地球上有很多地方蕴藏着琥珀的矿脉,它们形成的年代和地理位置不同,其内含物的多样性也是大相径庭,植物来源也大不相同。比如多米尼加琥珀是大约是在1600万到2000万年前形成的,这是一种豆科类的树脂化石,在其中往往是蚊子与蚂蚁一类,与现生种相似。而波罗的海琥珀则是4000万年左右,是松柏类的树脂化石,内容物往往也是蚊蚁类,世人常言的蜜蜡,也更常见于此类地区。缅甸的琥珀则是形成于9900万年前的白垩纪中期,这种由南洋杉木形成的树脂化石中,蕴涵着曾和恐龙生活在同一个时空的昆虫和节肢类动物。 ③从上亿年到一两千万年这样一个连贯的时间线,及其被凝固在琥珀中的奇妙的内含物,让科学家们研究和探讨生物的演变,地球古环境的变迁有了更加连贯的化石证据。比起我们常见到岩石中保留的古生物化石来说,琥珀的优势非常明显。 ④而且,琥珀清晰立体地保留了生物体精细的结构特征,比如昆虫密集的复眼结构,或是翅膀上细致的纹理(翅脉,昆虫分类学中重要的区分特征)还有很多传统石质化石保留不了的软组织也能在琥珀中得以体现,它甚至能捕捉到昆虫的远古行为活动,比如交配,伪装,产卵等,这有利于科学家了解这些动物行为的起源。另外,科学家们利用最新的技术和仪器对琥珀中的内含物进行断层扫描,通过分析,我们能观察到昆虫内部的肌肉组织,以及许多体外器官的内部结构。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进展,虽然说琥珀的研究已经有几十年的时间,但科技的发展总能让琥珀在生命科学领域的研究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⑤假设有一个科学家是从研究普通沉积岩化石转到研究琥珀化石,________________,而这也赋予了琥珀在科研上特殊的地位。 ⑥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琥珀及其包含的内含物并未有过很好地被大众所接纳。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琥珀内含物的标本非常微小,这限制了普通观众了解和观察其中细节的可能性,只有很少一部分收藏家能够通过熟练使用体式显微镜来感受这些微观的“大千世界”。那么,通过现代的光学仪器是否可以打破这中间的体验壁垒呢?如果有一种方式能把琥珀里蕴含的微观世界用肉眼可见的方式进行表达,是不是会给人们带来不一样的自然科普体验呢?这些问题都说明了:琥珀的拍摄,是让公众了解琥珀知识的关键。 文章接下来最有可能讲述的是:
[单选题]①有生必有死,这似乎是________的自然规律,但古今中外的我们从未停止对长生不老的憧憬。《西游记》里各路妖魔鬼怪想方设法吃唐僧肉,柯南吃了神秘组织研制的APTX4869以后秒变回小学生,好莱坞巨星布拉德·皮特________的本杰明·巴顿,经历了从老年逆生长到婴儿的奇幻人生。本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和美国免疫干预组织的一项联合研究,让我们看到了“返老还童”的曙光。 ②在生物学领域,人类年龄的表示方式有很多种,比如实际年龄,即从出生之日算起的年龄。而生理年龄和表观遗传年龄是指通过测量生物学指标得到的年龄。此外还有骨龄和心理年龄等。表观遗传年龄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科学家团队在2013年提出,目前已经获得了许多学术界同行的认可和引用。那么,什么是表观遗传? ③我们知道身体的细胞、组织乃至器官、系统,都是由基因通过调控蛋白质的合成来维持正常功能并实现新陈代谢的。相同的基因碱基序列每次调控蛋白质合成(这一过程称为基因表达)时都应该得到相同的结果,好比从同一篇原稿复制而来的复印件,都应该与原稿保持同样的内容。 ④科学家们发现,如果能够精确测定基因表达偏离碱基序列的程度,就能够反推出该个体的年龄,学术界把这项技术称为“表观遗传学时钟”。而表观遗传学年龄就是通过表观遗传学方式测定出的年龄(并非实际年龄)。例如,目前表观遗传学预测实际年龄时,常会观测人体细胞的DNA甲基化水平与年龄的变化关系。 ⑤这次的美国科学家团队就是通过一系列操作观察到了试验个体表观遗传学年龄的逆转。虽然并非是真正的返老还童,但表观遗传学年龄也确实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个体的年轻程度。那么,他们是如何实现这一“神迹”的呢? ⑥我们都知道生长激素能促进骨骼生长,其实生长激素在动物和人类HIV患者中还具有胸腺营养和免疫重建作用。但同时有研究表明生长激素会诱发糖尿病,这并非我们想要的结果。因此,试验人员同时结合了生长激素与脱氢表雄酮(DHEA)和二甲双胍(一种治疗糖尿病的常规降糖药物)试图抑制这种“致糖尿病”效应。DHEA和二甲双胍本身对胸腺没有任何作用,但可抑制一系列与正常衰老相关的有害影响。 ⑦试验中测量了一系列不同的表观遗传学衰老特征,观测的各种表观遗传时钟都显示出表观遗传年龄的明显回归。治疗9个月后,表观遗传老化逆转也明显加快。其次,该团队还监测了志愿者体内一种名为CD38的表观遗传学标志物含量,CD38的表达增加与小鼠年龄相关的组织耗竭有很强的相关性,并且很可能在人类中也是如此。而该试验中的志愿者们CD38阳性单核细胞剧烈减少,并且在治疗结束后这种减少仍持续了6个月。这可以视为是表观遗传年龄逆转的一种体现。 ⑧虽然获得《自然》杂志的加持,但这项研究仍然有相当多的“槽点”。首先,论文并未明确解释这种逆转衰老的机制。而且,临床研究的数量规模较小(一组7人,另一组3人),治疗期间(1年)只实施了两次血液采集,因此试验结果可靠性有待进一步证明。此外,志愿者还出现了可能与治疗相关的轻微副作用,包括关节痛(2例),焦虑症(1例),腕管综合症(1例),体液潴留(1例),轻度男性乳房发育(1例)和肌肉酸痛(1例)。但我们必须承认,从这篇论文的结论来看,生长激素,DHEA和二甲双胍这几种药物的特定组合的确为我们真正实现衰老逆转提供了新方案,类似的治疗途径也有可能因此而获得启发。同时,这篇论文对于解释之前不可预测的表观遗传老化逆转也有重要的参考作用。表观遗传年龄不能测量衰老的所有特征,也不是衰老本身的同义词,但它是目前预测生物学年龄和相关疾病风险较为准确的一种方法。虽然未来还有许多研究工作要做,但每一项试验都是前进道路上的奠基石。有朝一日,“返老还童”可能真的不再是梦幻。 下列表述中,不符合文意的一项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