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等学力管理科学与工程

考试试题

[解析题]某些突发事件可以让企业一夜之间从天堂掉到地狱,“连跳”事件使 FSK 沦为媒体口诛笔伐的焦点。一家一直秉承韧性精神与效率文化的企业为何会与“血汗工厂”联系在一起。在变与不变间,FSK 走到企业发展关键点:在成本围追堵截中,我们看到的是左右为难的困境中的企业。 对于 FSK 这种主要承接来自苹果、戴尔,惠普、诺基亚等国际订单的大型代工企业来说,其利润源泉要仰仗来自人力资源战略上对成本的调控,因为上述国际大客户早就把供应链上的账目算得清清楚楚。从有关国际客户向代工厂商发送的“代工询单”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对于有关原材料/部件在品牌、质量、数量上均已指定,不仅如此,与此后续相关的物流、维修、培训、用工也都有清晰明确的计算,FSK 赚的就是人力成本的差值。国际客户不会支付 FSK 厂房、机器的购买、维修等费用的,这些成本也需要在 FSK 赚取的人力成本中进行摊销。所以 FSK 要想创造更多利润,就只能最大限度地降低人力成本。然而,仅仅做到这些并不够,在残酷的国际竞争中,客户对于 FSK(代工企业)的要求还远没有结束,交货期与交货质量是紧紧悬在代工企业头上的一把利剑。不少国际代工合同规定有类似这样的违约争款,“如迟交一只集成电路,那么就要赔偿一台电脑。”在如此的围追堵截中,代工企业只能在有限的空间中挣扎。 FSK 在中国内地找到了期待从贫穷走向富裕、能够吃苦耐劳的廉价劳动力,彼时,也正是全球制造中心由日本向四小龙再向中国内地转移的时期,加上中国对外资(包括台、港、澳)的税收优惠政策,FSK 在全球代工行业的竞争中脱颖而出。然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经济大转型,必须重构新的商业模式”,或者至少应该对原有的商业模式进行改造。从 2008 年 1 月 1 日起,中国两税并轨,内外资一律执行 25%的所得税税率,当年的外资优惠待遇一去不返,如此的政策变局使得 FSK 在与国内代工企业的竞争中,税务优势明显消失。与此同时,从人力资源管理中汲取利润源泉的 FSK 开始遭遇中国劳动法的变革,2008 年 1 月 1 日,也是中国《劳动合同法》正式实施的时间,强制性的“三险一金”,更高的法律违约成本,对实习期及加班时间的限制,无一不在敲打着 FSK已经绷紧的成本拉制系统。为此,FSK 曾有以股权转移方式变身港资,也有向内地和越南进行工厂转移的布局,但所有的目标都只有一个:那就是降低成本的支出。 事实上.在国际客户的代工订单招标中,能够满足国际客户品质要求的外包厂商也就只有包括FSK 在内的数家,招标过程更像是一场对成本与交货期的角逐,价格成为中标的决定因素。竞争到如今,甚至出现不少代工企业为了中标不惜报出亏损价格的情况,知情人士称 FSK 就不乏“赤字接单”的案例,在一个拼成本、拼价格的商业模式中,对工人的“剥削”水平必将成为代工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而最终,一个庞大的机体要保住它的生命力,所有压力会一层层向下传递,最终压在生产线的工人头上,而这些生产线上的工人,早已不是在吃苦环境中长大的那一代,相反他们是独生子女,不是逆来顺受,而是“我的生命我作主”的一批人,这就像把强大的压力压给最危弱的部分一祥,FSK 的困局犹然而生。众所用知,贸易与制造在全球的转移来自于企业对利润的无限追逐,20 余年全球制造向中国的转移,就像一只巨大的吸血水蛭,吸取的是中国廉价劳动力所创造的剩余价值,同时占用了大量资源,也破坏了环境。这也就意味着,当中国已经意识到这一问题的严峻性并增加人力及环境的违约成本的时候,任何一个 FSK 类型的企业,可能都到了转型的关键时期。 问题:请对 FSK 的激励、员工管理、代工模式等进行分析并提出改进建议。